非氓

大概,就这样吧。

咸鱼杀人事件

新学期伊始,丁叉怀着激动的心情,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这所名牌大学。
他农村出身,若非是对于只是的渴求,他差点扎根在农村,与世代一样,做着农民。然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走出了农村,他来到了现代化的大都市!
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摆脱了吃着小青菜的贫穷生活,过上了每天都可以吃咸鱼的富足生活。知识改变命运!四年之后,他就可以完全脱贫致富脱亚入欧了!
就这样,丁叉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寝室,期待着室友的出现。
其他三位室友陆续出现。从他们的外观来看,不难看出他们家境富裕,至少已经达到了小康的水准。而其中,一位名叫王豪的室友的家境明显已经远远超越了小康。
四人生活在同一个屋子里,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接触下来后,丁叉感到了深深的自卑,他深刻地意识到,能吃上咸鱼并不是富足生活的标志。
他的室友,一日三餐都能吃上几荤,他们可以任性地点自己喜欢的菜而不用在意浪费的问题。
王豪作为一名真正的土豪,他吃得起山珍海味、买得起名牌奢侈品,有十足的浪费的资本和嚣张的资本。他是一个资本家的后代,他是资产阶级新青年的代表,有着纯良的资本家的基因遗传,他身上流着的是高贵的资本家的血液。
反观丁叉,他的白饭的配菜是咸鱼、他平时的零食是咸鱼,就连他平时消遣的玩物都是咸鱼。他的同学于是给他起了“咸鱼王”的绰号。
每当王豪天天晚起旷课夜不归宿时,丁叉只能不停地学习学习和学习。
由于家境贫寒,丁叉遭到了王豪的鄙夷和欺压。时不时的,他会发现自己储存的完整的一条一条的咸鱼成为了咸鱼酱;他学习时,会在翻开书页时发现其中夹杂的咸鱼……
而这样的戏弄,也致使周围的同学都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待丁叉。
终于有一天,压力承受达到了爆发的临界值。
这一天,丁叉带着几个月不吃咸鱼省下来的钱来到了一家五金店的门口。对里面的老板吼上一句:“我要买一把刀!最快最锋利的那种!要用上等的材料,最好是稀有金属!要有质感,还要有削铁如泥的质量!”说着,一把掏出了一张信用卡。
老板见此情景,看他衣着破烂,冷哼一声:“我的刀可是很贵的,你买得起吗?”
丁叉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一把从腰间掏出了祖传咸鱼,只想老板:“就说你卖不卖!”
老板一瞬间被咸鱼背后自带的圣光亮瞎了眼,他依靠多年的经验一下子就判断出那条咸鱼可以作为上等的原材料!
老板激动但高冷地说:“上好的刀是有,但我可以肯定,如果你让我以你的咸鱼作为原材料,一定可以做出一把绝世好剑!”
愤怒之下的丁叉听了此番话,冷静思考之后,留下了咸鱼。
几日后,咸鱼剑出炉了。在出炉的那一刻,剑的全身闪耀着金光。待金光散尽后,剑的全身是沉稳低调又不失华丽的黑金色!
丁叉看到了此番景象,对这把武器极为欣赏。
老板也十分激动,有生之年能做出如此的上上品,死而无憾!于是果断没有收钱!
于是,丁叉拿着一把免费的咸鱼剑,来到了自习室。之前,丁叉就已经提前与王豪相约在晚上九点于自习室向他讨教生理方面的知识。
王豪已经等在了自习室里,右手边放着一个塞得满满的小包。他见到丁叉进门就站了起来,说:“我已经看上你很久了。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再也无法忘记你。夜夜醒来,脑中所见,都是你的容颜……”
但是,未等王豪说完,丁叉手起刀落,刀光剑影间,手中的咸鱼剑已经刺向了王豪,他一用力,剑刺得更深了,他冷漠地说:“呵,那你平时对我是什么态度。”
“因为……”王豪苟延残喘道,“被我喜欢或表白过的人都会神秘失踪,所以我装作讨厌你的样子,其实,你从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什么?!
“我对这个世界已然没有了什么念想,我早就从五金店老板那边得知了你高价要买刀的事,我自然是躲不过一死的,只是,我放不下你,所以希望,能与你在另一世界相遇、永存……”
话音刚落,手中的咸鱼剑突然全身抖动起来。在王豪心口的伤处,一个黑洞漩涡状展开,是通往异世界的大门。丁叉感到了一股强劲的吸力将他吸入。
一瞬间,丁叉和王豪都被吸了进去,异世界的大门很快关闭。
静悄悄的门口上锁的自习室只留下了一条普通的咸鱼。
大学校园两人失踪案至今未破,封闭自习室惊现咸鱼案至今未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
©非氓 | Powered by LOFTER